让房屋“养老金”早些告别支取难

时间:2019-07-11 10:53:05 作者:南浔赞台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据澎湃新闻报道,近日,民建中央拟报送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关于提高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使用效率改善居民住房条件的提案》建议,将《物权法》第七十六条“应当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2/3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2/3以上的业主同意”,改为“应当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过半数的业主且占总人数过半数的业主同意”,并对相关法规和规章作相应修订。

面对越来越多的老旧危房,提取住宅“养老金”的规则也需要与时俱进,像个人住房公积金一样,需有更加方便、合理的提取规则。(胡建兵职员)

特别是,对应急的,如电梯更新、改造或维修,如果需要提取使用住宅“养老金”,程序就应该简化。比如,由电梯的使用管理人直接向住宅“养老金”管理机构或者业主委员会提出申请使用,同意后即可提取使用,没必要通过2/3以上业主表决通过。或者在房屋维修方案公示后,只要建筑物内所有权人超半数的业主书面表示赞同,就视为公示同意。

(作者系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要为劏房单位进行工程,先决条件是得到业主的首肯。有见及此,我们为每个住宅单位提供约四万多港元的工程费用资助,解决业主在经济上的顾虑,更提供“一条龙”服务,包括安排注册电工重铺电线,并于工程完成后由中电工程人员上门安装独立电表,希望鼓励更多业主参与,让更多劏房户受惠。

当房屋出现屋顶或墙面漏水、电梯年久失修、公共区域设施设备损坏等情况时,业主首先想到的是动用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然而,在住宅真有问题需要维修时,支取住宅维修基金却相当不易。按照有关规定,申请住宅专项维修资金需要得2/3以上的业主同意,而这2/3的业主占据的住房面积需超过小区总体住宅面积的2/3。

这两个“2/3”签字同意的“保障线”实际上变成了“高门槛”。结果是,一边是大量的维修资金被积压,一边又不能解居民楼的燃眉之急。因此,民建中央提议将《物权法》第七十六条进行修改,呼吁放低提取门槛,破解房屋“养老金”使用率低、支取不畅等问题,就是一项对民众诉求有效响应的提议,值得肯定。

所以说,别让针孔摄像头成为酒店的“标配”,不能仅仅依靠消费者的“自我发现”,而是需要酒店和消费者的共同努力。在这其中酒店的经营管理方显然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保护客人的隐私不被泄露,包括不被不法分子以偷拍的方式泄露,也是酒店必须肩负起来的责任和义务。然而到了现实中,很多酒店要么在事后表示自己毫不知情,自己也是受害者,要么根本不在乎,没把消费者的隐私当回事。

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实行住房制度改革,城镇住房商品化以来,进入“中年维修期”和“老年危房期”的住房逐渐增多,到了有必要维修的关键时期。但由于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管理和使用存在一些障碍,给住宅带来安全隐患。

黎德英1920年12月生于越南中部承天-顺化省,早年参加革命活动,历任越南党政军重要职务。黎德英1992年9月至1997年12月任越南国家主席。

据了解,每年4月至6月是石斛的采花期,11月至次年3月是鲜条采摘期。附近群众都可来务工,动作熟练的一天能收入四五百元。

当然,更名对高校的影响是有限的。一来改名的效果难以预料,也曾有不少失败的教训。比如,1994年原四川大学和原成都科技大学合并为“四川联合大学”,结果被人误以为和“北京联合大学”一样是所市属高校,招生连连受挫,1998年又改回原来的名字。再如,2000年西安公路交通大学改名为“长安大学”,结果声望一落千丈,被网友戏称为“民办211工程重点大学”。二来名声在外,还须“金玉其中”。如果高校不重视内涵式发展,在提高教学科研水平、强化师资队伍建设上下苦功,即便更名也很难走得更远。